无言的结局。害群之马3。

•31/12/2009 • 11 Comments

兄弟姐妹们,

好一段时间没来了。回顾之下,已经有大概两个月没有更新,我知道大家都非常非常地关心我,先要在这里表达我的万分感激,也想跟大家表示我最忠诚的歉意。对不起,哥哥让大家担心了。

在拍完“添丁发财”后,我就紧接出国办事,同时投入之前报名的高级经济课程。旅程紧紧地接二连三,空间少之又少。最近终于完成课程和旅途,才可以回家。接下来的日子,会跟大家分享这两个月来的点点滴滴。但是首先,想先回复许多兄弟姐妹们关注的一些事情。。

在写完“ 害群之马2”后,我收到了好多的问候和勉励。许多朋友感到不平,愤怒,有些甚至鼓励我采取严厉的法律行动,控告有关人士,要求名利和金钱上的赔偿。坦白 说,我真的有这样想过,把事情交于法律处理,把那些害群之马全部拉下来。因为在新加坡法律眼里,诽谤是一项非常严重的罪行。破坏他人名誉,以达到有利于己 的行为,是会被严厉地惩罚的。

但冷静思考之后,我觉得以其针锋相对,搞到法庭上见,理智和成熟的做法应该是与报章的前 辈们相约见面,大家客观地坐下来,坦诚相对,把各自的想法盘开来谈。心想可能是他们在竞争和利润的熏陶之下,导致先斩后奏,在没有顾虑后果的情况,以最煽 动,最夸张的标题来吸引眼球。我曾经说过,为公司赚钱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如果是以“娱乐角度”来辩解捏造事实,断章取义的行为,那真的是违背了身为文化人 的原则和道德。然而,我还是决定了与有关人士相约商谈,希望能够以理论事,说服他们还我一个清白。

之后终于见了面,有人诚心想化解此事,但也有人想敷衍了事打发我,甚至在言语之间给我的 感觉是在说,如果我想在这行继续发展,最好是知难而退,让这件事不了了之。我的要求其实非常简单,不外是道歉,然后澄清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和刊登我之前的 电邮访谈,让读者们了解真相。可是,我的提议,都一一地被拒绝了。最后唯一肯做的,就是刊登一则“澄清访谈”。那时侯,我觉得只要读者们能够从中了解真 相,那就让此事告一段落。为了安全起见,我坚持必须先把文章电邮给我,得到我同意后才能刊登。

几个小时后,我接到了第一份电邮。

“不奉承,没影帝”,让郑斌辉备感困扰!

这阵子,因为这句话,他让同事们有所误解,接到不少SMS(手机简讯)问他何以这么说,在电视台遇到同事时,第一句话就是问他怎么这么说话。

最糟的是,他听说还因此引起得过奖的同事不爽。

对此,郑斌辉喊冤,他说这个困扰来自记者一个问题:听说,要奉承高层、陪高层吃饭才有奖拿,会觉得自己是因为没陪吃饭,所以才迟迟等不到“视帝”?

而他的回应是:“这个阴谋论已经存在许多年了。我想不管是什么行业,得到高层的赏识和好感,或多或少都会对事业的发展有所帮助。我也曾经听说过有些人会 时不时就上“高层” 的办公室聊天喝茶,因而获得了更多的机会。但这不是我的作风,我不会奉承,不想这么做,更不屑这么做。我也不觉得得奖与否跟这个阴谋论有任何的关系。我曾 经说过了,得奖是必须天时地利人和的,缺一不可。如果说,必须出卖原则才能得奖的话,那我宁愿不得奖。做男人,什么都可以没有,但不能没有骨气。”

他强调这番言论都是他个人的意见。

另外,针对记者一个“不奉承就没奖拿”的问题,访问视后白薇秀,郑斌辉说:“从白薇秀的回应就晓得她误解了,这和我的原意完全相反。”

郑斌辉透露他最新的作品是《添丁发财》,碰巧这段时期,他拍摄的都是家庭剧,因为情节或对白有很多相似之处,让他难免有遇到瓶颈的感觉,后来他了解到如何让一个人物从白纸黑字蜕变成有血有肉的立体人物,瓶颈就自然会不攻自破

看了之后,坦白说,文章根本没有澄清任何东西。细看之下,反而会令人有更深一层的误解。所以,我电邮了我觉得应该加入的重点。。

郑斌辉:“ 我根本没有说过。”

前阵子郑斌辉接受访问后出现的标题:“ 不奉承,没影帝”为他带来许多困扰!

因为标题,令他让同事有所误解,接到不少SMS(手机简讯)问他何以这么说,在电视台遇到同事时,第一句话就是问他怎么这么说话。更糟的是,他听说还因此引起得过奖的同事不满。

对此,斌辉说,他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是标题表错了他的原意。这个误解来自访问中的其中的一道问题:“ 听说,要奉承高层、陪高层吃饭才有奖拿,会觉得自己是因为没陪吃饭,所以才迟迟等不到“视帝”?”

而 斌辉的回应是:“这个阴谋论已经存在许多年了。我想不管是什么行业,得到高层的赏识和好感,或多或少都会对事业的发展有所帮助。我也曾经听说过有些人会时 不时就上“高层” 的办公室聊天喝茶,因而获得了更多的机会。但这不是我的作风,我不会奉承,不想这么做,更不屑这么做。我也不觉得得奖与否跟这个阴谋论有任何的关系。我曾 经说过了,得奖是必须天时地利人和的,缺一不可。如果说,必须出卖原则才能得奖的话,那我宁愿不得奖。做男人,什么都可以没有,但不能没有骨气。”他强调 这番言论就是在声明得奖与奉承之间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另外,针对后来一名记者以同样标题为主的问题来访问艺人,斌辉说:“从艺人的回应就晓得她真的以为我说过这样的话,这和我的原意完全相反,也感觉得出她似乎 有所不满。还有该名记者也似乎在说我已经决定离开公司,这是完全错误的,因为我还在跟公司商谈续约的事,如果已经决定离开,那还为什么要谈?该名记者应该 先查明事实才来报道,似乎有点不负责任。”

斌辉也说:“我希望这一次的澄清可以把之前的误会化解。我要感谢报章上层的诚意,也希望着不会影响往后艺人们与报章以后的工作关系。”

等了许久后,得到了以下的回复:

“不奉承,没影帝”这个标题,让郑斌辉被误解!
这阵子,因为这个标题,他让同事们有所误解,接到不少SMS (手机简讯)问他何以这么说,在电视台遇到同事时,第一句话 就是问他怎么这么说话。
最糟的是,他听说还因此引起得过奖的同事不满。
对此,郑斌辉说,他没有这样说过,这个误解来自记者一个 问题:“听说,要奉承高层、陪高层吃饭才有奖拿,会觉得自己是 因为没陪吃饭,所以才迟迟等不到“视帝”?“
而他的回应是:“这个阴谋论已经存在许多年了。我想不管 是什么行业,得到高层的赏识和好感,或多或少都会对事业的发 展有所帮助。我也曾经听说过有些人会时不时就上“高层” 的办 公室聊天喝茶,因而获得了更多的机会。但这不是我的作风,我 不会奉承,不想这么做,更不屑这么做。我也不觉得得奖与否跟 这个阴谋论有任何的关系。我曾经说过了,得奖是必须天时地利 人和的,缺一不可。如果说,必须出卖原则才能得奖的话,那我 宁愿不得奖。做男人,什么都可以没有,但不能没有骨气。”
他强调这番言论就是在声明得奖与奉承之间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另外,针对有记者以同样标题来访问艺人,郑斌辉说:“从艺人的回应就晓得她真的以为我有这样说过,这和我的原意完全 相反,也感觉到她似乎有所不满。”

最后,郑斌辉重申他目前还在跟公司商谈续约的事,并没有 决定离开,他希望这一次的澄清能把之前一些误会化解。

看了之后,真的觉得郁闷。我已经帮忙把整篇文章改好了,以 他们的中文水平,不可能不了解其中的重点何在,更不可能不知道他们的写法根本是死不认错。我用了我最后一丝力气,要她加一句:“他强调这番言论就是在声明 得奖与奉承之间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得到的回复是写稿人将离国度假,而已经安排另一名同事与我接洽,意图达到一个共识。之后等了一天一夜,对方承诺的电话 根本没有打来。

后来,文章就这样刊登了。顿时感觉好累,古言的一诺千金,原来是分文不值的。

最后结论,就由阅读这篇博文的朋友们自己去感受吧。我相信大家都是知识份子,对其中文字的运用,重点的存在或不存在,在稍微细读之下便会一目了然。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明知故犯,罪加一等。错而不认,妄为文人。违背原则,可悲也。

尼泊尔之旅6

•21/10/2009 • 86 Comments

随着这篇博文,“尼泊尔之旅”将会告一段落。谢谢大家在评论,留言和纸条里的贴心问候,  还有对博文里照片的各种评论和鼓励。

既然是结尾,我想应该谢谢跟我一起在尼泊尔的团员们和制作组。所以今天,我以照片来感谢大家在那一个星期的友情和耐心。

dinner1

dinner2

dinner3

dinner4

dinner5

dinner6

各位跟我在尼泊尔共度时光的朋友们,谢谢你们哦!




才华横溢

•18/10/2009 • 18 Comments

昨天,参加了我小侄女们的洗礼后,我家人,妹夫家人,大嫂家人,一家大小在俱乐部内聚集一起吃喝聊天,打保龄球。聊天当儿,跟我妹夫的侄女Jillian 聊到近况时,获知她最近在Youtube上录制了一些歌曲,叫我去看看给点意见。

Jillian 是个性开朗的小呢子。她一直以来都对音乐有着浓厚的兴趣,她不但有着一把非常独特的歌声,而且也富有创作歌曲的天份。单单是youtube就有她不少由她 亲笔创作,亲身表演的片段。曲风大多以吉他为主,因为accoustic 和 unplugged 的风格也是我夜间阅读写作时较喜欢的音乐,所以昨晚迫不及待地搜查到了Jillian 的歌曲。

看了这“ Nobody”之后,我只能想到四个字:“ 才华横溢”

曾经听过这首歌的原版,从没有想到这首可以以这个方式演唱。一把吉他,一把嗓子,啥都不需要。

Jill 的原创歌曲:“ She’ll never love you back”。清澈,感性,beautiful。



害群之马2

•15/10/2009 • 31 Comments

上一篇博文上传之后,有许许多多的朋友们都留下了好多鼓励和支持我的评论和留言,心里真的非常地感动。有些朋友也为我感到生气,愤怒,留言痛骂那些不付责 任的害群之马。我想在这里告诉大家,不管人家怎样对待我们,我们都必须保持风度,不辱骂,不动粗,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话说回来,保持风度,不一般见识,并不表示我们逆来顺受,让他人任意妄为。说过的话,我从来都不会否认,但是没说过的,我是绝对不会承认的。这一次,关系 到我的人格和专业,所以必须澄清。其实这一次,我的忙碌反而成为了不幸中的大幸。因为刚好没有时间接受电话访谈,只好在电邮上回答问题,碰巧地留下了证 据。回想起来,如果是电话访谈的话,那就真的是哑子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跳进黄河也无从反驳了。

这几天,跟法律界的朋友谈过了。他们都感到满惊讶的,从没想过报章可以如此公然的断章取义,目无王法。他们也建议我采取法律行动,来制止这种事情再次发生。我也正在和公司共商良策。

没想到,三天前小报又出了一则以之前标题为本的报道,还把之前错误的标题当成是事实一般地来抄作。细看之下,记者就是我以前在博文“ 文化人”里写到的叶小兄弟。很不幸地,他还更进一步的写“郑斌辉说,不奉承就没奖拿。。” 和“至于郑斌辉选择离巢,。。”等话,似乎在说我真的讲过这样的话,而我也已经决定离开新传媒了。我的电邮访谈中,已经清清楚楚地说到我认为这个阴谋论跟 得奖与否根本没有关系,我也说过我还在跟公司商谈续约细节。如果我真的已经决定离开,我干吗还跟公司谈?难到事实对这些人来说,是毫无价值的吗?

博客里的朋友们每天都会留言安慰我,担心我心情不佳,也有人叫我别理那些报道,让时间冲 淡一切。我想在这里跟大家说,我没有心情不好,我不伤心,不生气,也不会因此而对演戏减少半份的热忱。但是我会采取行动,而我必须采取行动,因为这关系到 我们新加坡艺人的尊严,如果这次又让他们若无其事地混过去,而我们艺人继续敢怒不敢言,那真的再也抬不起头了。

昨天已经电邮了一份意向书给报章的高层,强烈要求他们在36小时内明确地澄清这件事。可 能有些人会觉得我笨,以为我要当烈士,想以一人之力,独立挑战庞大机构。当然不是,我也当不起。但我知道,当一个人为了真理而必须站起来面对势力时,就一 定要站起来面对它。我内心存着一线希望,就是报章的高层都是新闻界明白事理的长辈们。所以,我相信他们看过我的意向书后,一定会还我一个公道的。

只要站起来,就有希望。


害群之马

•11/10/2009 • 57 Comments

前几天,接到一通电话,有一位记者想做一个“ 郑斌辉入行十年”的访问。那时侯因为正在忙着,所以建议记者把问题email给我,以便我在晚上午夜回到家的时候,能够好好地回答她的问题。此举不外是诚心地希望能够仔细地,坦白地回答问题。

那晚,回到家后,打开email,对问题作了以下的回复:

在演艺圈的首个10年

刚出道时就凭第二部戏《出路》拿下“最佳男配角”后来从00年起那了8年的“十大”,只是一直和视帝擦身而过,会觉得是一大遗憾,或不受赏识吗?”

“ 如果说失望的话,那肯定是有的。因为只要是演员,都会期望获得最佳演员奖,得到某种程度上的肯定。遗憾吗? 我可以说没有,因为我每一次拍戏,不管是大制作还是小品, 都是下足了100%努力和精神的。当然,演员的努力并不代表那部戏肯定会大红,因为除了演员们的付出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因素会决定一部戏是否成功。既然 已经做足了我身为演员的本份,那何来的遗憾?至于受不受赏识,我觉得这不是由我们本人来决定的。演员的演技好与不好,应该是观众决定的。”

“ 听说,要奉承高层、陪高层吃饭才有奖拿。会觉得自己是因为没陪吃饭,所以才迟迟等不到“视帝”?

这个阴谋论已经存在许多年了。我想不管是什么行业,得到高层的赏识和好感,或多或少都会对事业的发展有所帮助。我也曾经听说过有些人会时不时就上“高层” 的办公室聊天喝茶,因而获得了更多的机会。但这不是我的作风,我不会奉承,不想这么做,更不屑这么做。我也不觉得得奖与否跟这个阴谋论有任何的关系。我曾经说过了,得奖是必须天时地利人和的,缺一不可。如果说,必须出卖原则才能得奖的话,那我宁愿不得奖。做男人,什么都可以没有,但不能没有骨气。”

“ -两年前,你曾经说希望能在40岁前拿下“视帝”,觉得自己明年有这个希望吗?认为你最大的劲敌是?”

: “ 只 要有入围,就有希望。哈哈!有影迷曾经在上一次红星大奖之后email我,提醒我说虽然没有得奖,但是过去六年里,我入围了五次最佳男主角,已经是我演技 的肯定了,不必为了没有得奖而介怀。那时侯真的好感动!我也曾经说过,不得奖并不表示一个演员不好,因为我知道有好多比我资深,比我努力的演员,连入围都 没有机会,他们还是非常专业地耕耘着,所以我还是算幸运的。我认为我最大的敌人,是我自己,唯有克服自己不同方面的短处,才能不断地力求上进,更高一层。

:“ 在娱乐圈十年,必定有起落。起是?落是?是否曾经想过“出走”或转行?”

:“ ‘起’应该是当一切都一帆风顺时,而”落“是当凡事都不如意时吧。其实我也无法清楚地记得什么特别而又有代表性的事情或事物来象征何谓起,何谓落,因为我打从第一天就明白演员的路途,就如世界经济的循环上下一样,是不可改变的自然规律。所以任何事是都是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心态来应付。只要明白这个简单的事实,自然不会太在意。Malcolm Gladwell 的一本书 “Outliers“ 里有提到,任何一门技术,要达到极高境界,必须先下足至少一万个小时的训练。只有锻炼了一万个小时之后,那门技术才会有突破性的进展。而一万个小时,也刚好是大概十年的时间。如此推算,我才刚训练完毕,哪里可以这么快就想退出呢?所以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出走”或“转行”,因为我太喜欢演戏了。”

“ 瓶颈呢?曾遇瓶颈吗?(是什么时候?)”

“ 有时候,难免会连续几部戏都饰演大同小异的角色。可能是碰巧,也可能是因为我们有一段时期,拍的几乎的都是家庭剧。那时侯,不管在情节或对白上,在很多方面都非常的相似,因此难免会觉得难有突破,感觉遇上瓶颈。但后来细心研究之后,才了解到应该怎样的去创造角色,让我们的人物从白纸黑字蜕变成一个有血有肉的立体人物。只要有新的创作,瓶颈就自然会不攻自破。”

“ 知道你1月份即将约满,刚好又将步入人生另一个阶段(40岁),会否想继续拍戏,还是想找寻另一条出路?”

“ 你是想说我老了么?哈哈!年龄只是我们生理上的一个数字。对我而言,年龄不应该是决定我们人生方向的主要因素。我对演戏还有着非常浓厚的兴趣。如果可以继续的话,何乐而不为呢

“ 最近看了你的访问,你说除了续约外,还能到海外(中国、台湾、香港)发展,或go into full-time investing(投资项目?)?

“ 上一次受访时,公司和我都还没有机会坐下来细谈关于续约的事。两个星期前,公司非常有诚意地提出续约的条件,而我们目前正在商量一些细节,希望能够达到共识。最近也有以前在工作上认识的海外朋友要求我出国尝试发展,我还在考虑当中。还有近期也自修了蛮多关于投资理财方面的课题,如有需要,我也可以考虑成为全职的投资家。当然,跟新传媒续约是我最希望的,就看细节上的东西了。

“ 如果有一天选择离开新传媒,是因为……”

“ 是时候下台时,务必自己走下台,不要让人请下台。 我觉得应该急流勇退的时候,就会离开。”

-下个月39岁生日,将如何庆祝?生日愿望?”

每年都一样,与我关心的人,和关心我的人一起庆祝,以往如此,将来也如此。不必多姿多彩的庆祝会,反扑归真,简单就是美。”

“ 生日愿望?”

“ 但愿世界少点唯利是图,自私自利的政治家,多一些真正为国为民的好领袖。”

“ 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过了“立”年。最近拍《添丁发财》又和baby有不少对手戏。明年就40岁了,有否想过settle down

“ 当然!我无时无刻都在想settle down。我太喜欢孩子了。

“ 对象呢,有了吗?”

“ 以后的老婆咯!”

“ 观众或媒体对你最大的误解?”

有一些观众和媒体都认为我是一个深沉,严肃,难以接近的人。其实,只要稍微观察,就会发现我完全是两回事!”

“ Where do you see yourself 5 years down the road?”(你想你五年后会是怎样的?)

“ Happily married, with beautiful children, and hopefully with a best actor award! hahah! ”( 婚姻美满,有可爱的孩子,还有‘最佳男主角奖’!哈哈!)

————————————————————————————————————————————————————————

以上的交流,就是email里的访问。没有改过任何字眼,我说的话也一字不漏的在上面。

前天下午,报导出来了。头条是:“ 郑斌辉爆:不奉承 没影帝”

IMG_6828

我眼珠从眼眶里掉了出来。我什么时候把这六个字放在一起?还有,郑斌辉爆?爆什么?我是在爆料吗?标题似乎在说我揭发了什么行内不可告人的秘密。如果细读我的email,就会发现根本不是如此。我那句“ 我也不觉得得奖与否跟这个阴谋论有任何的关系。”是废话吗?还是,他们在说得过奖的同事们都是奉承上司的小人?难道写标题的人不明白‘阴谋论’这三个字的意思吗?我回答的,怎么跟报导出来的会有如此之大的差异呢

更可怕的是,在我照片下面写到

IMG_6827

既然懂得运用引用符号“”那就应该是一字不漏地直接启用我所说过的话不是吗?我几时用了‘拍马屁’这三个字?身为报章的工作人员,不可能不知道我们中文写作时最基本的规则。就算是意译,也务必确保文字中的本意不能令人有所误解。他们是无知?还是根本不管?还是为了提高销售量,就可以抹杀文化人应该拥有的基本原则和尊严?或者是他们不知道这次访问,碰巧是以email形式进行而有纪录为证,以为是电话访问所以无凭无据,可以信口开河,胡说八道?

用引人注目的标题来吸引读者购买报纸,是无可厚非的,我可以明白。

但是断章取义,误导群众,一次又一次地歪曲艺人朋友们的想法和说话,是对我们的不尊重。

从受访人的一句话里有选择性地把不同字抽出来使用,以便实现夸大事实的意图来赚取利润,是对读者们的欺骗。

以这种手法报导新闻,无视他们所作所为对受访人所形成的影响和伤害,身为文化人,这是对他们所有同行的侮辱。

历来新闻工作者扮演的角色,就是教育群众,以无色的眼光来报导事实,言论,由读者们达到他们自己的结论。当然,小报的运作方式自然以娱乐为主,但是娱乐的当儿,难道就不能达到互相尊重的共识吗一直以来,我接受采访,面对有时候尖锐敏感的问题而有话直说,不颠三倒四耍太极,是因为我尊重记者朋友们的身份,也明白大家都是在自己的工作岗位尽一份力量。但是,一二再,再而三地被如此利用,再坦诚的心态,迟早被蒙上一层雪霜。

我曾经说过,记者交稿之后,拍拍屁股就能一走了之。留下来的后遗症,都是由艺人和他们身边的人来承担。就象这次,如果公司只看到标题而没有看到email采访时的真正内容,会有怎样的误解?这些令人误会的标题对公司和我多年来建立的尊重和良好关系,可能就此受到极大的破坏。

以后,在批评艺人访谈时答非所问前,或者应该先问问自己,是谁令到每个艺人如此心惊胆跳的?信任的建立不是一朝一夕的,但是被毁于一旦,是多么的容易的事。几个害群之马,就抹杀了整体新闻工作者的努力,太可惜了。


尼泊尔之旅5 ( 黑白世界)

•08/10/2009 • 31 Comments

很多朋友常常提到,我的博客很少上传我自己的照片。

今天就跟各位分享朋友在尼泊尔帮我拍摄的一些以黑白为主的照片。我非常喜欢黑白照,因为黑白照片本身就拥有一股非常特别的感觉。在黑色,白色和各种层次的灰色里,我们可以发现到彩色照里看不到的小细节。把五花八门的色彩淡化,有时反而会令照片显得更加细腻。

从尼泊尔1-4,都充满了色彩,那我们今天就来个“黑白世界”吧。

People always say that the photos in my posts are always of other people, with hardly any one with me in it. So today I would like to share a series of black & white photos of me taken by some friends when we were in Nepal.

Black & white photos have always held a special place in my heart. Within the layers of black, white and the multitude of grays, lie the many finer details that are often overlooked within the vibrant pixels of colours. Monochrome sometimes, actually makes the photographs more detailed.

Previous posts have been filled with the vibrant colours of Nepal. Today, we shall see the world in black and white.

darkping

这张照片是我们制作组摄影师帮我拍摄的,那时侯我们正在等待目睹尼泊尔印度教的活女神“Kumari”。等了好久,也不记得当时想着什么,想得那么出神。

This photo was taken while we were waiting to see a living God called ” Kumari”. I don’t really remember why I looked so very pensive, so deep in thoughts.

jettypic

这张照片是我大清早在酒店外想拍摄日出。但是那天晨雾太浓了,啥都拍不到

I was trying in vain to capture the sunrise outside our hotel, because the fog was just too thick.

pingtongue

哈哈,招牌动作。。。。。伸舌头!!!

My signature toooongue!!! bleah!!

blur

早上刚起床,迷迷糊糊。。。 blur blur的。。

Woken up early, brains have not started working yet.. blur blur..

pingtakingpic

这是我们在一家非常传统的尼泊尔餐厅吃饭时所拍的。那时侯,我正在拍摄一大群人在庙宇旁载歌载舞,玩得不亦乐乎。。。

黑白世界,回归到最基本的元素,果然别有一番味道。

Our camera man photographed me as I was trying to capture a group of people dancing and making merry in the middle of a square without a care in the world.

In a world of  colours, sometimes, less is actually more.


尼泊尔之旅4

•06/10/2009 • 15 Comments

各位兄弟姐妹们,许久不见了。不好意思,最近都忙着处理一些自己的私事,所以上网的时间是少之又少。收到了好多朋友们的慰问和关怀,先想谢谢大家。虽然身子不是处于最佳的状态,也容易累,但是还算ok的,各位费心了.

今天,会给大家带来“尼泊尔之旅”的第4部。我想,这系列博文应该会到第6部,就到达尾声。虽然想跟大家分享的照片真的是太多了,但是以免各位觉得太多,我还是决定在第6部之后,就给尼泊尔画上句号。

我每次出国,如果有拍照,都一定会拍摄当地的小孩子们。我曾经解释,小孩子们对我来说,拥有我们大人没有的天真。这“天真”,也是我拍摄小孩子时最想捕捉的精髓。。。

所以,这一次也当然不例外。常言到:“ A picture says a thousand words”,一张图片胜过于千言万语,那我就让这些小孩子们来为我完成这篇文章吧。。。

happygirl

到加德满都的第一天,看到她百般无聊地坐在一旁,小妹妹一看到我拿起相机对着她,竟然害臊万分。

kiteboy

小弟弟正在跟他好朋友一起放风筝,两人看到我,争先恐后地嚷着要我帮他们拍照!

kiteboy2

之前还跟他哥儿抢着上镜,镜头真正对着他时,竟然害臊起来,哈哈,扮可爱呢!

laughingtemplegirl

这小瓜看到我帮那两哥儿们拍照,竟然也来轧一脚,小妹妹还流着鼻涕呢。

kidswtongue

这班小瓜,可真人小鬼大,学着我扮鬼脸!

poloboys

一条河边,四个小兄弟开心地游泳,无忧无虑。

swimboy

四人组的龙头老大,还要求个人照,摆得有款有形!

shygrls

一个cool cool的,另一个躲在姐姐后面,羞涩无比。

simley

进入古老的塔鲁族村,就拍到这天使般的笑容。

chillboy

我看这小弟弟,年纪虽小,但已经有一份长者的冷静。是未来的村长吗?

studyinggirl

不管周围多么地吵闹,这小妹妹依然专心读书。果然“心静自然凉”。愿她前程无限!

marketkids

两姐弟如此灿烂的笑容,每一次看到都会令我不禁地面带笑容。

你笑了吗?